初放是在Vlive showcase。

那天是全部的人都興致很高的舞台。

Youtube的好像都已經被移除了,我貼上Vlive。


http://www.vlive.tv/video/16643/

這是我超級喜歡的live初放。每個都超美的不說還很嗨。

 

個人喜歡的打歌舞台,玟星 Rap part。

 

喜歡AAA頒獎典禮裏頭,容仙 高音 Part。

華莎一直發揮的很穩定,作為開口唱第一句的主唱兼副Rapper,華莎一直都很優秀,超喜歡她開口唱第一句。

完全抓住人注意力的開頭尾音,還有抖音,氣勢最足的也是華莎,而且在AAA頒獎典禮上頭,攝影機一直在拍華莎。

我才不說我覺得華莎唱歌的時候我全程盯著華莎看、然後握住麥克風的時候,那個手臂、手腕、手指的線條加上華莎充滿自信的臉,完全、性感到不行!!!!!幹幹幹、我真的在電腦前面對著華莎流口水。

鏡頭帶到下面的參加典禮的演員、歌手的臉時,我、超、驕、傲!!!!

PTT版的TWICE專版裏頭還有人說Mamamoo台風超穩,完全壓制全場、享受演唱時,我、超、驕、傲。

先不提歌唱實力,單單大方享受唱歌這件事,我Mamamoo讚。

 

——一句話、飯她們就是爽。

 

我結—14。

 


率先起床的是容仙。

瞇著瞌睡眼,悄聲的踩著小熊拖鞋緩步的走出了房間、只是在容仙一離開床鋪時,星伊便睜開了眼,揉了把頭髮、一個翻身滾到了容仙的位置上頭繼續趴著,蜷起身體的時候、還撒性子的蹭了蹭被子。

走進廚房的容仙拉開了冰箱門,蹲下身子看著冰箱裏頭的為數不多的食物,手拎著袋裝年糕、泡菜、起司、蔥,還有雞蛋,把東西放在桌上時,踮起腳尖從櫃子裏頭拿出了泡麵桶,對著鏡頭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笑。

廚藝不精湛的自己能做的大概只有泡麵、還有自己愛吃的辣炒年糕了。

「星那麼溫柔不會生氣我弄泡麵給她吃啦」容仙拿著鍋子裝了水,轉開爐火時,還很可愛的撒嬌和鏡頭約定著,「我下次絕對會弄好吃的東西給星吃的、這次先原諒我吧……」

低著頭拆包裝的容仙拿出了裏頭的調味包放到了一旁,有些笨拙的拿著菜刀切著時,爐子上頭的水也滾了,容仙先加入了泡菜、和裏頭用來醃漬的湯汁,在加入調味包前還小心的試了味道,發現鹹度不太夠還加入了一點泡麵附贈的調味包裏頭的粉末。

床上滾了滾發現自己真的睡不著的星伊拿過了放在一旁的毯子,裹在身上就踩著拖鞋走向散發出香味的廚房走去,看見了穿著單薄的白色睡衣就站在廚房裏頭的容仙。

雙腳朝著容仙走去的同時,星伊也攤開了圍在肩膀上頭的毯子,在容仙笑著和自己打招呼的同時展臂把人圈在懷裏頭,下巴還很舒服的擱在容仙的肩膀上,「歐尼、在做什麼?」

「在做早餐,抱歉讓星妳早上就吃泡麵」容仙深感抱歉的揉揉星伊睡翹的頭髮,星伊卻是在容仙的脖頸處搖了搖頭,不太在意的回應,「沒關係,反正歐尼下次會做好吃的補償我吧?」

「欸、妳怎麼知道?」比起容仙的吃驚,星伊很愉快的笑了出來,「因為容仙歐尼很有責任感嘛、每次在後台看自己的舞台預錄的時候,總是想要找出哪邊表現不好,想要改進,所以都很安靜的皺著眉頭不是?」

星伊抱住容仙的腰身的手從毯子裏頭伸出來,把泡麵桶裏頭的油炸麵放進了正在洶湧翻滾的水面中,用湯匙壓著的時候,很好心情的解釋,「歐尼很認真啊,不只是唱歌、在後台也是,都和團員一次一次的對著舞蹈動作」

「之前Angel line不是出了同名的單曲嗎?同時間DABDAB也同樣的出演同一個打歌舞台,雖然沒有得一位,不過歌曲在各大榜單可是都比DABDAB的排位還要高呢、也是另一種的ALL KILL?」星伊說著說著就笑了出來,拎起湯匙壓了壓咕咕冒泡的湯面,把浮起的麵條向下壓去,然後把湯匙放回了一旁備用的空碗中。

「我其實絲毫都沒有要得一位的想法哦」在星伊的懷裡轉了一圈的容仙笑著裝逞強的的模樣讓星伊笑了出來,伸手點了點容仙的胸口,垂眼說話的樣子有著濃濃的肯定,「不是有嘛、不是在這裡嘛,我都能看見」

「是嗎?」容仙反問的話語有著欲蓋彌彰的驚慌,星伊很肯定的應了一聲,「嗯!」

「能看出來嗎?」

「嗯、看得很清楚」

「能讀出我的心嗎?」容仙挑眉朝著星伊問著的表情讓星伊輕挑起一邊嘴角,很是愉悅的湊近了容仙的臉,輕聲回應的話語、有著全然的篤定愉快,「嗯!」

見星伊那種表情、被害羞衝上臉的容仙只想伸手推開身前這個滿嘴油腔滑調的女人,無可奈何的捶了星伊的肩膀一下,「真是要瘋了、妳幹嘛呢!?」

挑唇笑出來的星伊只是把容仙又轉了回去,淺笑著把年糕放進去,從背後擁著她,並不回應容仙剛剛的話語,只是又開了另一個話題,「歐尼還有什麼要放的嗎?」

「起司、星喜歡起司嗎?」

「喜歡」星伊掛在容仙的背後,看著她把起司、雞蛋還有蔥花放在了鍋子裏頭,沉默卻溫暖的氣氛在兩人之間流轉。

眼見早餐也煮的差不多了,星伊把裹在身上的毯子蓋在了容仙的身上,先拿了泡菜盛盤後,和碗筷拿到了外頭,臨走前還不忘吩咐容仙說,湯麵等自己進來拿。

在偏冷的天氣中吃著燙口的食物總能讓人心情舒暢,容仙盤腿坐在地板上,對著一掀開鍋蓋就冒著白煙的美味食物露出了閃閃發亮的眼神。

「歐尼要鍋蓋嗎?」

「要!給我給我!」

星伊把蓋子給了容仙後,自己端著碗,才吸了一口麵就有點被燙到舌頭般的皺起眉頭張口抽氣,還是勉強的吞下了嘴裡頭的麵條,容仙淡淡的拿了盛水的杯子遞給了星伊,喝了一口止緩嘴巴裏頭的熱疼。

容仙關注的眼神盯著星伊、確認她還好後,才默默的喝了口湯。

星伊並沒有向容仙說謝謝,但是回視的眼神卻充滿了柔軟情緒,先前也發生過一次,容仙那個時候就是這樣對待星伊,淡然的體貼。

 

 

因為是首對同性夫婦組合、製作組其實並沒有給星伊和容仙下派過多的任務,也是為了避免在韓國國內引發過多的爭議,只在事前會時跟兩人說過就順其自然的相處,像朋友一樣的範圍中其實是給予兩人都算是相當認生的人非常自由的空間。

但就結果來說、大概是全部正在進行的夫妻中相處最自然也最甜蜜的一對。

吃完早飯,換了對於拍攝來說休閒、在家中卻有些正式的服飾,也把該擺放的東西放好後,兩人又聚在客廳裏頭。

「歐尼平時沒行程在宿舍裏頭都會做些什麼?」坐在筆電前面正在剪接音樂的星伊隨口問著正在背靠在自己背上滑手機的容仙,發出沉吟聲又沒了下文的容仙頓了頓。

「……星呢?」

「嗯……寫歌詞、編舞、還有聽音樂」星伊戴著圓框眼鏡,朝著螢幕瞇眼思索的模樣有著相當帥氣的斯文感,聽見這樣話語的容仙立即的從星伊的背上跳起來,驚訝的看著星伊,「真的?!明明公司挺大間的啊?我以為會請編舞老師幫忙編舞和寫詞呢!」

「出道曲的舞蹈就是我編的」星伊推了推眼鏡,不上妝就看上去像極了單眼皮的眼睛有著淺眨,「而且身為Rapper主要負責的Rap歌詞當然要自己寫」

「我可是以Rap歌手的方向努力呢!」星伊望著容仙的眼睛對著她調皮一眨,「比起我,歐尼妳們的組合也被人稱為自生偶像不是?作詞作曲一手抓不是?」

「……那不是因為公司的規模太小嘛、比起自生偶像,我還有別的夢想呢!」

那番坦率的發言也讓星伊笑了出來,伸手揉揉容仙的腦袋,「真的、夢想是什麼?」

「我和輝人的夢想是Rap,我們不是主Vocal嗎?想要唱Rap、非常的想呢!」容仙盤著雙腿,眼神閃閃發亮的樣子讓星伊垂了垂眉眼,「真的?歐尼喜歡Rap?」

「星妳剛剛不是在問我說在宿舍都在做什麼嗎?在練習Rap,因為在練習生的時候都是主練Vocal,所以很羨慕主修Rap的練習生,所以都在練習Rap呢!」

「那……」星伊的眼珠子轉了轉,轉手闔上了筆電,「歐尼,我們來唱歌吧?都買了KTV機器了不唱很浪費呢」

容仙眨了眨眼,純真的問著星伊,「但是星妳不是還在忙嗎?」

「忙完了」星伊搖搖頭,只是一語帶過,然後、容仙也單純的相信了星伊的話,興匆匆的把兩隻手當作划槳用著屁股挪動的方式移到了電視機前面,開啟了KTV機器。

「那星妳要唱什麼?」手握著遙控器,目不轉睛的問著星伊、然後星伊卻是搖了搖頭,「其實我沒有什麼愛唱曲呢、不過我是一個Rapper,那我先唱一首Rap歌曲吧」

「我唱Jace的看起來不錯吧」星伊先站起身去把窗簾都拉上、還順道只留下了小燈,讓整個房間看起來像是在KTV坊一樣有氣氛,比起說話時握住麥克風的姿勢、演唱Rap時為了方便收音會用著幾乎包住整個麥克風的姿勢演唱。

在音樂落下時,容仙發出了興奮的尖叫聲,「哇哈哈哈、前奏剛落下的時候,就超有感覺的呢、星」

身為Raper的驕傲、與自尊,自然是對歌詞有著駕輕就熟的自信,只是一旁逐漸加大的歌喉聲幾乎壓過了星伊由麥克風傳出的聲音,笑著把麥克風往容仙的嘴邊湊去。

「但是你看起來很好 看來我是傻瓜吧 我在等待著 或許你會回到我身邊」

分明就是很感性的歌詞卻被容仙唸的很搞笑、也很有趣的巨大聲量,這或許是身為主唱的洪亮音量,星伊笑著讓她唱完了整首歌曲。

在被歌唱消磨時間的過程中,星伊還替唱到一半興奮起來就跳舞的容仙舉著麥克風,寵溺的作為助興者支持著。

只是跳到一半、容仙突然發出了一聲吃疼聲,「啊!」

壓住脖子的容仙痛苦的皺著臉,讓本來陪著容仙鬧著的星伊一瞬間露出了驚慌表情、趕緊的抓住了容仙有些搖搖晃晃的身體,避免她因為失重跌倒。

「啊、怎麼了怎麼了?」星伊的手指撫過容仙壓住的位置,沒來得及注意星伊表情的容仙只得發出抽氣似的粗息聲,有點艱難地發聲,「……脖子、疼、拉到了,好痛」

星伊沒有說話、只是比容仙還要大一點的手拉開了容仙壓住脖子的手,細長骨感的手指揉上被急促運動而拉扯肌肉時,帶來了舒服的緩解。

右手按住拉到的脖子、左手則是按住了圓滾頭頂慢慢的把扭到的位置移動到正確位置後,星伊無奈的用遙控器切掉了動感的快歌,對著還有些皺著眉頭的容仙說,「為了歐尼的脖子,接下來還是唱舒緩一點的歌曲吧」

在讓脖子的休息階段,又去磨著星伊唱The Manual的容仙不自覺地在比起Rap時的強烈聲線、抒情曲中卻很溫柔的嗓音中瞇起了漂亮圓滾的眼睛,沉醉於星伊的聲線。

「好了,最後一首歌曲,歐尼要唱什麼?」星伊翻看著點歌本,問著脖子一好,就躍躍欲試的容仙,低頭時,正巧容仙想起了一首她在過去真的很喜歡的一首歌、同時還是承載著她過去回去的歌曲。

「容仙歐尼應該很喜歡寶兒前輩吧?」

「妳怎麼知道我要唱寶兒前輩的No.1?」容仙輸入歌曲後,錯愕的看向星伊,星伊也只是聳了聳肩膀,麥克風遞給容仙時,笑了下。

「在黑暗中看見你的臉 我也不知不覺 我也」溫柔卻強烈的旋律中,出現了屬於頌樂的歌聲,柔軟甜蜜卻帶著極度的爆發力,帶著加重的怒音強烈的撞擊著鼓膜,星伊忍不住的點頭,「哇、沒錯沒錯」

「無聲無息的跟隨著我 照亮我」果真不愧是由作曲家親自成立的公司、然後一手教導出來的主唱,即便只是即興的歌曲演唱,也有著足夠優秀的歌唱美聲,然後下一句歌詞的出現、讓星伊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怒起的聲線、點亮了整首歌曲的高潮,「Finally!了解我後 擁抱了我 照亮我初戀的你 直至離別 還在我身邊」

「You're still my No.1 滿月過後漸漸漸漸黯淡的月光 妳可以代替我照亮他的路嗎」最後的一句歌詞落下,隨著伴奏、容仙抬手用遙控器切斷了歌曲,望著星伊,手指還撥了撥自己的頭髮,「聽這首歌不會想流淚嗎?」

對著容仙微笑的星伊眼中浮現的情緒卻是充滿體貼的理解,伸手拍上容仙的膝蓋,溫柔的安慰她,也像是感覺到星伊未言的溫柔,容仙也是回望了星伊。

在接下來的拍攝中,兩人之間都有著難以言喻的默契,隨著時間拍攝到了晚上,進入新屋佈置的任務也來到了尾聲,晚點還有行程要跑的容仙被體貼的星伊先讓出了個人鏡頭的拍攝順序,正踏著步伐找人要換星伊時,容仙緩步走到了星伊的保母車。

正巧躺在車上休息的星伊閉著眼睛,一旁還有著應該是屬於星伊的黑色手機,容仙瞅了瞅星伊還在沉沉熟睡的模樣,想了想,還是沒有主動翻開星伊的手機,只是伸手把人搖一搖後,嘴裏還喊著,「星、星,換妳了」

「容仙歐尼……妳拍攝完了」揉著眼睛的星伊打了一個哈欠,把自己的手機塞在口袋裏頭,本來還有些睏意的眼睛很快的就回覆到平常的清亮眼神。

「換妳了,很累嗎?」容仙擔心的觸摸著星伊的臉頰,擔憂的詢問讓星伊輕笑出聲。

「不會,就只是閉目養神而已」星伊搖搖頭,容仙歪歪頭,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問了一件看見星伊手機的時候、就想問的一件事。

容仙輕擰著眉頭,似乎有點彆扭、卻又感覺到很好奇,「妳把輝人是存什麼樣的名稱、在電話簿裏頭」

「嗯、我呢」星伊從習慣性放置手機的位置拿出手機點開,看著上頭儲存的名字,「Jung whee run!」

「那慧真?」

「Anyonce」星伊的話語剛落,容仙卻是迫不及待的想問起自己的暱稱,「我呢、我呢?」

「是容仙歐尼喔!」星伊的話音剛落就像是給容仙澆下一頭冷水,原先很期待的表情卻像是僵住了,平時很敏銳、這是卻沒有察覺的星伊因為不遠處正喊著自己,星伊也只能匆匆的和容仙告別後,便急忙的跑去拍攝。

「竟然、竟然是容仙歐尼啊……」

不樂的容仙扁起嘴,只是還來不及等星伊的個人鏡頭拍攝完,就被經紀人趕著上車去準備明天商演活動的容仙也只得把頭靠在窗面,望著路邊快速穿梭過的路燈,黑沉沉的天空、像是容仙現在的心情,連本人都道不清楚胸口那股被沉甸甸壓住的難受。

 

 

 

 

文中歌曲翻譯參照Youtube中showtime的影片翻譯。

 

11/17  補說明

12章中有使用錯誤的一個梗是在161112中的建大簽售會的容粉星兒的愛稱,因為飯拍現在還沒有中翻,說不定之後會出,不過補充說明在12章底下有說明了,在這裡只是做一個提醒,記得要去看,別被我的文章誤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