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sbZP5A27-.jpg

 

笑起來真的好可愛❤❤❤❤❤❤❤❤❤❤❤

 

 

我結—10。

 

 

見容仙的無名指上頭戴著自己的贈送的戒指、星伊不自覺地露出很傻的笑。

「祝賀妳們」輝人和慧真同時喊著、然後輝人則是從懷裏頭掏出一把鑰匙,對著星伊笑著,「沒想到歐尼已經要結婚了,不過這個是妳們的新屋鑰匙、是我和慧真挑選贈送給妳們的小屋,提前送給妳們!祝賀新婚快樂!」

「當然、我和輝人都有一份備用鑰匙,會隨時去查看歐尼妳有沒有欺負可愛的容仙歐尼」慧真對著星伊眨眨眼,一閃而逝的狡黠讓星伊無奈的嘆了口氣,笑著接下了慧真的警告,「當然,很歡迎妳們來我們家玩」

星伊感覺到自己身側的那個人、用力的抓了自己的手,反手牽住了容仙的手指,略帶搞笑的做起了訪問模仿,單手握成圈、假裝是麥克風的湊在了容仙的唇前,「喔、我們yeba小姐也想要說點什麼嗎?」

望著笑著、但是卻是主導著兩人關係進展的星伊,那溫柔體貼的、從不逼迫的星伊,只是容仙用手指交扣住星伊的手,在妹妹們的面前、宣示著,「現在結婚吧、我們兩個」

慧真似乎一點都不感覺到意外,又從自己的口袋裏頭掏出了一把鑰匙,讓星伊感覺到很熟悉的鑰匙,「歐尼,這是妳的車鑰匙,快去吧,距離這裡不遠處有一間教堂,附近有婚紗店,至於婚紗照、我有朋友會幫忙喔!」

堵了一個措手不及的星伊難得面露錯愕的被兩個妹妹們往外頭推去,走在前頭的容仙拉著,被攝影機拍攝的表情和平時沉穩的她不一樣,計畫被打亂的樣子、讓她難得的展現出呆懵的反差感。

慧真則是貼在星伊的耳後哼哼笑著,「歐尼,妳真的不會以為我會乖乖的就讓妳陷害來幫妳唱完求婚曲就走人嗎?」

「慧真啊……看在我平時也待妳不錯的份上,稍微讓我好過一點?」星伊幾乎是可憐的垂著眉頭,萬分無奈的苦笑回應,慧真用著全然沒有安慰性質的搭肩,對著她挑眉輕笑,「歐尼,我準備的禮物,當作祝福享受妳會比較開心,好好享受吧,祝賀妳結婚,歐尼」

星伊這才品出了一向愛欺負自己的慧真為了自己用盡心思為自己說出的這句話、在彆扭的心思下、究竟隱含了多少細膩的心思。

這是一貫用高傲掩飾的慧真不會告訴星伊的事情。

在被塞上車的時候,星伊握住了慧真的手,對著她露出充滿安定她心跳的笑,一如她們在初次出道時、星伊對著她露出充滿肯定的眼神。

被那笑惹得害羞的慧真沒好氣的伸手把星伊的頭暴力壓進了車子裏頭,「快走吧!傻瓜!」

 

 

 

結果還真的被壓來結婚了。

星伊望著鏡子裏頭穿著黑色西裝的自己、無奈笑著,如果有這麼一個衝動個性的妻子,總是過著平淡生活的自己也能注入一些活力的色彩吧?

「星、可以進來幫我拉一下拉鍊嗎?」

正在換衣間裏頭奮鬥的容仙發出了求救聲,星伊則是在遲疑了一下子後,便敲開了門,很是體貼的用著身體擋住了攝影機可以拍攝到的角度、鏡頭,容仙替星伊開了一小縫後,身形偏瘦的星伊便鑽了進去。

只有聲音的畫面、給予了無限的想像空間。

由於為了擁有更多的展示婚紗的空間,更衣室則是做得窄小、狹小的空間中僅供給一人更衣的空間,一個彎腰還有可能撞到門的緊窄程度。

這間更衣室裏頭擠了兩個成年大人,雖然都是年輕偏瘦的女子,還是有著伸展不開拳腳的窄。

連轉身都很困難的容仙面對面盯著星伊換上的清爽西裝裝扮,眼底的驚艷倒是讓星伊扯了扯外頭的西裝外套,「妳想穿穿看嗎?」

「我們交換穿吧?下一組婚紗照我們互相換衣服穿」

「好啊」星伊笑著答應了容仙的要求,在她答應了自己的求婚後,星伊真的覺得她可以滿口答應容仙的提出的可愛要求。

而且、賣萌是犯法的啊、金容仙。

寵溺的看著容仙對著自己扁嘴的樣子,星伊的手掌攬上了容仙的細腰,將她抱在懷裏頭,微涼的指尖緩緩拉上了容仙夠不到的背後拉鍊,「但是我們得先拍完這組照片才行,不是嗎?」

欣然同意的容仙在伸手把門推開時,星伊率先走了出來、對著還站在裏頭的容仙攤手向上,唇瓣上勾起的笑有著屬於星伊才有的帶著些些距離的溫柔,「過來吧、我的新娘」

「……妳不要用那種腔調講話啦、很肉麻」

穿上了禮服的金容仙這才驚覺自己和眼前這個、意外很適合西裝的女性要在今天結婚了,即便只是假想結婚,她的心還是忍不住加速心跳,那個在胸腔中的強烈撞擊再再都說明了她其實十分的在意著眼前這位正露出柔和微笑的女性。

並沒有戳穿容仙正在害羞、扇著發熱臉頰的模樣,只是牽住了容仙的手指,緩步的帶著她走到了外頭,站在她的身邊陪著她。

在交換穿著禮服的時候,星伊果真不愧她是文保守的稱號,頻頻的扯著對她來說太過短的禮服,穿上禮服的星伊壓著裙擺,難得露出尷尬神色的模樣、讓容仙笑了出來。

剛剛拍攝照片的時候、星伊也是用著自己身體幫忙擋住拍攝鏡頭中有可能攝入的春光,紳士體貼的模樣果真是足以讓女性心跳加速的魅力,自己這樣笑著人家、似乎並不怎麼紳士。

對著星伊攤手向上,唇角噙著淡淡的笑,學著星伊剛剛對著自己做出的舉動,「過來吧、我的新娘」

原先冷淡著臉掩飾尷尬的星伊唰得臉色發紅,這次明白剛剛自己對著容仙做出這種舉動時,究竟有多麼的曖昧,反倒放鬆了自己緊繃的臉,無可奈何的笑出來,「哇、真是有技術啊、真的」

知道對方在說自己剛剛說的話,容仙只是得意一笑,便伸手握住了星伊的手。

拍攝完婚紗照的時候,「好、卡!先休息一下」

發出命令的PD招手叫攝影師過來,和剪輯師與攝影師確認一下畫面的完整性,然後頻頻對著螢幕上頭的兩人的表情露出淺笑,對著換回互相服裝、湊在鏡頭前面一起看畫面的星伊和容仙說道,「很好,畫面很完整、情感也很豐富,等一下就要拍攝婚禮的場景,剛剛去幫妳們確認過了教堂今天的預約已經滿了,妳們打算怎麼辦?」

正當星伊低頭沉思的時候,容仙扯住了星伊的襯衫衣袖,張口提議,「不然、我們就自己在外頭請全部的人都來幫我們祝福結婚吧!星」

低頭看著容仙的表情,突然想起了、眼前這個人也是和喜歡出現無厘頭提議的輝人玩得很好的Angel line的隊長,笑著點頭,「好、就聽妳的,我們在外頭結婚」

「那祝歌的部分、妳們有馬上可以到場來幫忙唱的歌手朋友嗎?」

「嗯、剛剛幫忙出演節目的華莎和輝人都因為有行程先走了」星伊搖了搖頭,她知道輝人和慧真為了這次姐姐們的結婚、是硬擠出時間來幫忙的,「沒關係,我們自己唱祝歌,畢竟我沒有想到會這麼早就結婚,還以為還要再拍攝個幾集,才會到結婚」

星伊淺綻開自信的笑,伸手攬住了容仙的纖細肩膀,「好歹我和容仙歐尼也是歌手,自己唱唱祝歌也是可以的,自己祝福彼此幸福快樂,不是也挺好的嗎?」

「好,雖然不知道拍攝的節目效果會如何,不過也算是別出心裁的想法,就做吧」PD不想多加干預這一對的走向,比起現在在進行的其他對夫婦,這一對即將結婚的夫妻有著比其他人還要更深的信任。

以他作為PD多年的經驗,這一對會變成大勢,絕對會。

 


正坐在保母車裏頭上網找著等等要唱的祝歌的容仙看著好整以暇坐在另一邊座位的星伊難掩好奇的想去偷看星伊握著的手機。

「星,妳是Rapper,所以等等唱歌要用Rap唱祝歌嗎?」

看見了容仙小動作的星伊則是輕笑的收起手機、對著她單眨眼,「妳猜猜看?」

「用Rap唱祝歌啊、感覺很酷呢!」容仙翻了翻手機的歌曲,決定好了一首歌曲。

單手撐靠在車窗旁,從肩膀上頭滑下的、薄金色直髮在陽光灑入時、泛著淡淡的微光,鋪灑在濃重的黑灰色眼妝上,連帶著讓皮膚白皙的星伊有著通透的透明感。

容仙看著隨便一動就像畫報般漂亮的星伊,真的發自內心的覺得她是位非常帥氣的女性。

星伊則是抿著唇,淺笑,正當要開口時,不遠處響起的叫喚聲,讓本就敬業的兩人立即收整臉上的表情。

「3,2,1,Action」

在走到特意佈置好的場景,比起個性內斂偏向害羞的星伊,容仙反倒是坦率的拿起了麥克風,試音過後便直接開口。

來來去去的人們無不對著站在路邊的兩人停駐腳步張望,細碎的言語在容仙開口的時候、都結束了話語。

容仙站在舞台上頭的氣勢、或者說在因為Rap歌詞在所有曲目中最短、但是卻是歌曲裏頭的高潮部分而必須展露最強烈氣勢的星伊面前較柔弱幾分,但是這樣的她卻也是在舞台上頭手握麥克風唱歌給底下粉絲聽著的歌手。

而且、星伊的手機裏頭還存著屬於容仙的一項資訊,她竟然還擁有Gag藝人才會去考的reaction證照。

「啊、大家好」容仙發出了有些害羞的笑聲,藉著音響放大的聲音有著不同於歌唱發出的清亮聲音,反倒是有如沉沉內斂的悅耳聲線,「我是金容仙、她是我要結婚的對象,叫做文星伊」

「我們兩個都是歌手,我們因為我們結婚了而相遇、因為最近的相處而決定在一起、因為想要牽手走下去而決定結婚」容仙側著頭,看著用著溫柔眼神望著的星伊,頓時湧出了難以言喻的勇氣、被人毫不保留的支撐著,只讓容仙更加自信的張口喊了出來,「所以我們今天、要結婚了!請祝福我們!」

爆發開來的強烈歡呼聲讓星伊瞇起眼睛笑了出來,與容仙並肩站在一起,伸手接下了容仙手中的麥克風,當她張口、那帶著絲絲強烈磁場的嗓音皆讓女性發出了尖叫讚嘆聲。

「我是文星伊,雖然我的年紀比我身旁的容仙歐尼小上一歲,但是我會站在容仙歐尼的背後、作為她的守護者」星伊溫柔、帶著節奏感的聲音輕緩的唸著,那股帶著距離的溫柔張馳有度。

平靜的面容、揉合著淡淡的清爽,那雙眼望著容仙不自覺被星伊吸引住的眼,笑著瞇了起來,「今天我們要結婚了、請祝福我們,請給予我們更多的祝福」

原本就有些壓不住的歡呼聲在星伊結束了尾音時、同時響起,見著群眾發出的響亮口哨聲、星伊和容仙不自覺地互相的對著彼此牽住,十指交扣。

「接下來的祝歌,將由我們親自演唱,謝謝你們能來參加我們的戶外婚禮」

率先揚起的前奏是容仙敲定的Mariah Carey-Endless Love。

結束歌曲的容仙笑著把麥克風遞給了同樣滿臉笑容的星伊,對著她好奇的揚起眉頭,實在是很期待她會唱出的歌曲。

「我要唱的祝歌是Eddy Kim-The Manual」星伊的話語剛落下,容仙就立即的睜大了眼、她本來以為主Rap的星伊會選擇唱Rap,但是她卻選了一首抒情曲?

「容仙歐尼,我從沒有說過、也很少人知道,我其實原先是主練Vocal的練習生,只是在後來,發現了我的聲音更適合Rap,也很喜歡Rap」星伊溫柔的對著容仙笑了起來,那抹調皮淘氣的神色讓原本穩重的她有著像是淘氣小男孩的可愛俏皮,有著特別握住麥克風手勢的特殊姿勢讓她收斂在裡頭的帥氣一瞬間全數散發出來,對著容仙做出了手槍手勢,「這首歌,送給妳,容仙歐尼」

即便婚禮簡便、卻可以在其中感受到群眾對新人的滿滿祝福。

結束拍攝的時候、容仙還有著還未褪去的震撼,因為她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之前星伊第一次過夜時、提著兩瓶燒酒過來的情景。

「歐尼,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去吃飯?」星伊彎腰望著容仙還在發懵的表情、擔憂的在容仙的眼前揮了揮手,「還是歐尼要先回去休息?」

看見了星伊擔心的表情、容仙倏然伸手扯住了星伊的襯衫衣領,用著臉逼近星伊的臉,強硬的張口要求,「妳、再把那首歌唱一次」

星伊挑了挑眉頭,直起身子的時候、還頗為壞心的點了點自己的下巴,轉身離開的時候喃喃的唸著,「嗯……要不要呢?如果歐尼跟我去吃飯的話、嗯,不知道會不會唱呢?」

「呀!文星伊,我可是歐尼啊!」跳下車的容仙拿著自己的背包朝著轉身離開的星伊追去,還不忘的向自己的經紀人打Pass說會自己回去。

總是會等著容仙的星伊站在前頭對著容仙伸手,笑得很是寵溺,「知道了,過來吧,不論幾次都會唱給歐尼聽,我保證」

這才露出笑的容仙、伸手勾住星伊的手臂,笑嘻嘻的跟著她去用餐。

「啊、對了、歐尼」星伊突然站住腳步,對著疑惑仰頭看著自己的容仙露出淺笑,「祝妳生日快樂,等等用餐的時候,幫妳唱生日快樂歌吧!」

結果當天晚上,輝人、慧真、還有星伊為了容仙唱了一次合音版的生日快樂歌。

在女方生日的再一次求婚、以及結婚儀式的預告播放後,網路上的討論也變得更加熱烈,甚至超越了同期放送的夫婦討論度,再次登上了熱搜一位。

 

 

 

 

 

 


其實我真的沒看我結,硬說有看的話,就是小姨子特輯還有中秋兩人對唱你是我的candy(?)片段,你看我連名字都記不太住。

不過我還是盡量貼合在我結裏頭的片段,讓兩人舉行路邊婚禮(?),不過韓國對於同性戀的觀感還是有兩種評價,分年輕派和老人派。

不過為什麼妳們光棍節還要閃我們……Fan meeting、簽名會閃得太過份了,不論是日月還是2yg……不要那麼可愛!!!!

私心表白我家華莎、妳怎麼挑眉可以那~~~麼美~~~致命致命安致命!!!!

輝人太多人喜歡了,所以我要喜歡華莎,而且聰明又Cutie,作詞一流,個性溫柔,還會操心姐姐們的愛情,哈哈哈哈。

突然想起來有一次Vlive直播的時候,輝人還直接公開的問說什麼時候Solar和Eric要離婚,還被慧真掃了一眼。

剛剛看音中直播,再一次表白我家致命,上妝是致命、裸妝是小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