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gzsFKDpV7.jpg

 

推我家四個小帥哥。

我好想寫短篇。

 

 

 

我結—8。

 


「我可是歐尼的狂飯」在即將僵掉的氣氛中,星伊很是淡定的吐出了這句話,只是很快的就被容仙打斷了,「少來!妳明明就是Krystal前輩的狂飯!」

「喔、歐尼怎麼會知道?」

容仙頓時語塞、見容仙困窘的樣子就覺得很好笑的星伊伸手揉揉容仙的腦袋,心情很好的掏出了在口袋裏頭震動的手機。

星伊盯著手機、驚愕的揚了揚眉頭,只是一旁的容仙劈手奪過手機,看見了上頭顯示的名字,「是EXID的Hani前輩,妳怎麼不接?」

「不是,一般來說,這個時候喜延應該不會打電話過來的」星伊對著興匆匆的要自己接電話的容仙無奈的笑了起來,容仙才沒有管星伊的擔心,只是急性子的催促星伊接電話,還不忘要求自己也要聽。

拗不過容仙的要求,星伊只得在最後一聲嘟嚕聲結束前,接起了電話,點開擴音前,星伊還用手指壓住了容仙的唇瓣,叫她不准開口說話。

「妳好?」星伊的問好還沒有結束,對方就急迫的打斷了星伊的話,快節奏的向著自己提出問題,那些都是偏向私生活或者是有關於安喜延過去的事情,說起來並不算難答。

以明快的速度回應著問題,幸好在問題中只得到了兩個錯誤的叮聲,星伊按了按隨著叮咚聲而加速的心跳,認真的輕蹙起眉頭。

問題的結尾便是向星伊解釋著這通電話的來由。

原來是利特前輩主持的廣播節目中的快答問題。

星伊輕笑著舉著電話,柔和的聲線和舞台上強烈的腔調不同,是很舒服的、悅耳的聲音,在利特前輩要求星伊對EXID的新專輯發行的祝福要求下,星伊說出了祝福,還有鼓勵以及安慰話語。

結束電話的星伊關閉了手機,抬頭看見了容仙氣鼓鼓的表情、不免得勾起了笑,點了點那鼓鼓的臉頰,「什麼、怎麼了?」

「妳跟Hani前輩的關係很好嗎?」

「沒有啊、今年作為選手出演了偶像運動會,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之前沒有很深的交情呢」星伊笑著,又喂了一勺的炒飯進去容仙嘴裡,自己也鏟了一匙進嘴巴裡。

「那妳們的關係、還真好」扁著嘴的容仙看起來實在是不太想說出這種話的彆扭倒是讓星伊笑了出來,「鬧彆扭?」

「才沒有!」

愛鬧彆扭而且還嘴硬。

星伊很是淡定的聳了聳肩膀,把最後一口的炒飯塞進了容仙的嘴裡,「是嗎?那就當成這樣了」

站起身收拾桌上的泡菜和盤子,星伊已經把宿舍當成自己家的走進廚房裏頭洗碗,見星伊真的不理人就自己跑過去要求安慰的容仙被人敷衍性的塞了瓶飲料後,自己做出了哭哭的表情。

「哎呀哎呀」星伊對於老是喜歡做這種可愛表情的容仙溫柔的揉揉腦袋,得到安慰的容仙舒服的點了點頭,「歐尼今天有行程嗎?」

「啊啊!我忘記了!」容仙被星伊這麼一問,這才反射性的跳起來,把飲料往星伊的手上一塞,像股小旋風的衝進了房間裡頭,星伊無奈的揉揉額頭,打開冰箱門剛把飲料放進去時,裏頭的那個人有拿了一疊衣服出來,「這個妳穿著,衣服好像還沒有乾」

那是深藍色直條紋的襯衫,還有深黑色的貼身長褲,「星妳私下很少穿裙子吧?看飯拍都是長褲的中性穿搭,我的衣櫃裏頭沒什麼衣服,妳把這件穿走吧」

「啊、謝謝」星伊在容仙準備要轉身的時候,抓住了容仙的手腕,「歐尼我送妳到公司去吧,正好順路」

點了點頭的容仙又再一次衝進了房間裡頭,急匆匆的性格倒是讓星伊露出了無奈的笑,走進浴室裏頭,套上襯衫、和褲子的星伊望著鏡子裏頭的自己,手指只是扶好有些凌亂的襯衫領口,便從浴室裏頭出來。

也很快速的換好衣服的容仙,現在正急切的彎腰套著鞋子,只是手中抱著不少東西的容仙怎麼樣努力都沒辦法把腳塞進去鞋子裡。

「歐尼,我來吧」

蹲下身、單膝跪地的星伊用著骨感的指尖解開鞋帶,扯鬆緊束在鞋子上頭的Adidas經典鞋款,然後握住容仙的腳給塞了進去,另一隻腳也同樣的給她放好後,星伊把自己頭上的帽子蓋在了容仙的腦袋上頭,「歐尼沒有化妝,用帽子擋一下」

體貼的話語讓容仙的眼中流露出驚訝,但是卻又不意外,伴隨著容仙在網路上找到關於玟星這個人的資訊中、除了是f(x)的Krystal前輩的狂飯外,還有著對女性都非常照顧、甚至到被自己的飯們戲稱為文保守的程度。

「這個我來幫妳拿、沒有甚麼東西忘記拿的吧?」邊說著便走出門外的星伊踩著運動鞋,手中還幫忙提著容仙看起來偏重的背包,容仙搖了搖頭,「嗯、那我們走吧」

 

 


坐在車上的容仙舒服的靠在副駕駛座上,非常自給自足的開啟了音樂,星伊握住方向盤,目光盯著前方的車陣,「歐尼、我們下禮拜就要結婚了,妳想要怎麼樣的婚禮?」

「我也不知道呢」容仙搖搖頭,星伊則是點點頭,倒是很坦率的笑了出來,「那就隨我做了,不過歐尼要給反應才可以喔!要給很大很大的反應」

「知道了、會給很大的反應」容仙對著星伊擠了擠鼻頭,那個表情卻讓星伊很開心的笑了出來。

順順的將車子停在公司門口,星伊下了車幫忙提著容仙的背包,跟著走進了公司,「輝人也在公司吧?」

「應該是在錄音室裏頭」容仙和星伊並肩走著、然後,站在電梯前面時,容仙歪著頭對著星伊露出困惑表情,「怎麼突然要找輝人?」

「公司有要推新人,要請輝人幫忙feat歌曲當作出道噱頭」星伊走進電梯裏頭,發現裏頭的人不少,兩人小心的擠進去,星伊先是放下了包包,在壓了壓容仙的帽子後把她從帽子旁露出了幾縷頭髮勾在了耳後,用自己的身體幫她擋去了其他人注視的目光,還很體貼的用自己的身體替她空出位置來,望著她的目光柔和,「我是作為公司代表來幫忙詢問這件事」

明白了的容仙點了點頭,等到了樓層,容仙對著櫃檯人員點了點頭,還不等星伊給了櫃檯小妹妹一個眨眼就被扯走了。

不過到了半路兩人也被人給分開了,容仙是被經紀人帶走準備去練習新歌曲的舞蹈,星伊則是笑著推拒了準備要帶自己去代表室的好意,對著幫忙帶路的女生眨了眨眼,「可以麻煩妳帶我去找輝人嗎?我有點事情想請她幫忙、漂亮的大姊姊」

用著無辜裝傻的表情,順利得到幫忙的星伊踩著悠閒的步伐走進了錄音室,對著錄音師鞠躬打招呼後,對著裏頭的輝人揮揮手,對著她比手畫腳,表達自己有事、然後會在這裡等。

在錄音一向不會出什麼差錯的輝人很快的結束了錄音,從錄音室跑出來的時候還直接衝進了星伊的懷抱中,滿臉興奮的問著,「星兒歐尼!妳怎麼會來?」

「把妳家隊長送過來順便來看看妳」對著輝人總像小狗狗般的亂蹭胡鬧,總能讓星伊繃不住臉上的表情,笑得直皺鼻頭,大方的放送著她的鼻肌。

「少來!即使會來也是因為頌樂歐尼才來的、說吧,什麼事?」豪氣的反駁著星伊話語的輝人只是勾著星伊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公司裏頭附設的自動販賣機前,對著自動販賣機揚了揚下巴。

自動自發的掏出零錢買了杯咖啡請人的星伊勾著唇,「容仙歐尼最近有說過什麼想要的東西或者是結婚儀式嗎?下禮拜錄製我結的時候是她的生日」

「啊、說到這個,歐尼她之前看過演唱會說全場粉絲幫忙舞台上的歌手舉手幅的那個場面感覺很羨慕的樣子」輝人吸了口咖啡,笑著說道,星伊點了點頭,轉口,「下禮拜有行程嗎?來參加我和容仙歐尼的婚禮」

「啊、真是,要幫忙唱祝歌嗎?」

「祝歌我們會唱」星伊倒是很坦率的回答了輝人的答案,「想讓妳們幫我唱求婚曲,上次那個太不浪漫了」

輝人挑了挑眉頭,很爽快的答應了,「哪首歌?」

「Love lane」

「……哇、還真是」輝人並不是不知道那首歌曲,沒好氣的斜睨著笑得極度狡黠的星伊,「好、幫妳唱」

「妳也要把容仙歐尼教會喔,小輝人」

「星兒歐尼,我幫妳賣容仙歐尼還不夠,還要讓容仙歐尼賣她自己?!」

「總之,就這樣了,拜託妳了,小輝人」

自顧自的說完自己話語的星伊揮了揮手就離開了公司,只留下了原地跳腳的輝人,惡狠狠的咬緊牙齒、趕忙的掏出手機向慧真抱怨著星伊超級過份的要求。

最後才得知自己被賣了的慧真發出了哼哼冷笑,決定當即形成一陣線,準備在小姨子到訪的特輯中,狠狠的給星伊一個教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