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結-3。

 

雖然還是不如那種國民團體般有著強大的名氣,但是多年的出道也累積了不少的名氣,同時在過去也是時常被相提談論起的組合,風格各異的兩個團體的隊長在我結中成為了婦婦。

話題性本身就是十足、自然在初放送中得來了相當高的收視率,而且觀眾無不對Rapper line的隊長玟星有著更深一層的認識,原先只以為是寫rap歌曲的歌手,沒有想到就連解謎題都是那樣的聰明,甚至連不知道對方的長相以及名字就可以將人推出了近九成的正解,這不是所謂的腦性女還有什麼?!

Rap起來的聲音既性感又帥氣,穿著西裝時完全帥美,而且腦袋還這麼聰明,對待還未見面的妻子時,就已經替她想好了更加舒服的穿著,而且在咖啡廳時還那麼溫柔體貼的替她披上了外套,這麼紳士又帥氣的女人究竟哪里找?!

節目一播出後,話題就衝上了熱搜,無論是Angel line還是Rapper line的團員名字無不佔據了標題,甚至壓下了其他夫婦的名字。

雙方的粉絲對於兩人在個人時間的談論對方初次見面及對未來的期待時,無不都是嗷嗷直叫,拼命的替兩人的cut大量的刷上評論。

還因為玟星在初見面時,說了是moom與sun的相遇吸引論,而替這對唯一的同性夫婦起了個名字叫做日月(Moonsun)夫婦。

 

 

「看樣子還挺不錯的」華莎咬著炸雞,還配著啤酒,一邊瀏覽著網上的評論,「討論度頗高」

「畢竟我是站在丈夫角色的上面」星伊很是冷淡的回應著華莎的話,指尖滑動著,上頭清一色的評論都是對於自己的稱讚,「這種事情可是要兩個人都受到稱讚這個節目才會火紅起來,只有一個人受到稱讚並不會讓這個節目長紅」

華莎聳了聳肩,把炸雞啃乾淨後,正四下找尋著紙巾,然後星伊把一包濕紙巾給丟了過來,嘴巴很彆扭的嘲諷,「用那個擦,愛吃炸雞卻老是不愛帶紙巾」

「星伊歐尼不是會準備嗎?」多年的相處,華莎早就明白隱藏在鋒利言論下的溫柔,華莎的話更是讓星伊無言了一下後,擦了擦嘴,華莎挑眉瞅著星伊有些焦躁的眉頭,「怎麼樣,那位太陽小姐」

「禮貌點,華莎,不叫她大嫂,至少也要叫她容仙小姐」星伊挑眉,冷淡的面容有著帥氣的秀美,華莎聳了聳肩,「下下禮拜就要求婚了吧?」

星伊點了點頭,又皺起了眉頭,「其實原本打算說要培養一下感情再結婚的、節目組也太過急迫了……」

那股煩躁的情緒來自為了下一張迷你專輯而準備的歌曲似乎因為靈感出走而難產中,不過最近也才剛回歸完,倒也沒有那麼急迫的需求。

「既然劇本都這麼決定了、妳想好要怎麼求婚了沒?」華莎握著手機,挑眉問著難掩焦躁情緒的星伊,嘲諷的輕笑著,「可不要只有單膝跪地這種無趣的求婚方法、感覺很無趣」

「妳覺得我唱歌怎麼樣?」星伊轉頭問著華莎,徵求著在遇見瓶頸時,總能用幾句話提點就讓人湧現靈感的華莎的意見,華莎壓了壓眉頭,有些不太贊同的回應著星伊,「妳唱歌?Rap?妳嫌平時唱不夠嗎?」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我還沒想出來」

盯著星伊有些煩惱而皺起的眉頭,看似外表狂野性感、實際上個性卻是比自家隊長要細膩許多的華莎想了想,「如果要唱歌的話,不要唱Rap,唱抒情一點的歌曲」

「還好是因為妳在出道這幾年幾乎不主動唱歌,只唱Rap,所以大部分的人只當妳是以Rap為主的歌手,實際上妳是以Vocal為主的訓練生」華莎對著星伊挑起眉頭,對著她露出極度危險的笑,「讓她們驚艷一下吧?如何,星伊歐尼」

星伊想了想,也對著華莎勾起了笑,壞壞的單扯動一邊唇角,「好吧、那我就給大家準備驚喜吧」

「求婚的時候、也給一點驚喜吧、不是接近她的生日了嗎? 」華莎對著星伊挑了挑眉頭,那麼壞痞的表情就像準備帶壞別人的壞姐姐,星伊也不意外對方被勾起的壞主意。

「我有很棒的情報來源喔!星兒歐尼」

 

 


「歐尼,妳看了這次的劇本嗎?」輝人咬著棒棒糖,問著坐在一旁正在填詞的容仙,得來對方的疑惑聲後,輝人好心的提醒著對方,「似乎要求婚了,歐尼不準備一下嗎?」

「結婚啊……但是過程還不太清楚,主動權都在她的身上」容仙皺了皺眉頭,「輝人妳覺得那個人怎麼樣?」

「至少比歐尼妳聰明而且還很理性,和歐尼完全是相反的的好對象」輝人的一句話幾乎Knock down了容仙,容仙從位置上頭跳起,瞪著輝人嘿嘿嘿笑著的無辜表情,「鄭輝人!」

「哎呀、歐尼妳就只有在唱歌的時候不傻啦!」輝人咬著餅乾,沒好氣的斜睨了容仙準備要發作的表情,對著她聳了聳肩,「而且妳超幼稚,很喜歡跳亂舞什麼的、還不忘在舞台上耍傻忘詞,不過實際上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

「什麼啊、這種打了人一記鞭子還用糖果塞住人家嘴的感覺很奇怪啊!」很快的就被安撫下來的容仙氣鼓著臉頰,只是、輝人卻是對著容仙露出了燦爛的笑,「歐尼妳們可是要相處三個月以上、歐尼妳沒有看過放送吧?她可是在放送中親自說了要包容妳,想要更加理解妳這個人,妳就不要猶豫的對她展現出妳的顏色」

「她會不會被我嚇跑啊……」容仙可是清楚明白當自己瘋狂起來的時候究竟有多麼的、難以掌控。

「如果她拉不住妳,就代表她也就只有這種程度罷了」輝人倒是很冷靜的回應,不過,輝人卻是對著容仙笑了出來,「不過我的朋友說了,那位隊長瘋起來也不一般呢!容仙歐尼」

像是被打了劑強心針的容仙也是點了點頭,「希望如妳所說的吧、輝人」

 

 


現在並不是打歌期,但是為了總是想到團體的音樂性節目,Angel line作為感謝邀約,選擇了出演節目的大約三十分鐘的嘉賓出演了。

以抒情作為主打的Angel line雖然在節目中是前輩,但是實際上還是有一組與她們一樣是前後出道的組別,那便是這次與Angel作為假想夫婦的隊長所在的組合rapper。

「怎麼剛剛好就是她們呢……」

「或許是因為我結的效應,想要帶動節目的收視率吧,網路上也很熱烈的討論,明明才播映兩集」輝人嘴巴裏頭含了根棒棒糖,對著容仙的愁容聳了聳肩,「畢竟這種純音樂理論的節目距離真正的綜藝比較起來,並不算有趣」

「雖然她們和我們同一個待機室,主要還是碰不到面」容仙揉了揉額頭,暗暗的覺得有些胃疼了起來,輝人則是對著容仙放下心的表情,暗自勾起了笑。

容仙有些尷尬笑著回應著後輩的問候,雖然說是前兩年出道的前輩,但是實際上她的年紀已經比年輕的十多歲的後輩多了不少,有時候還是覺得有些堂皇尷尬。

等到輪番女團出去後,在門外揚起的招呼聲也說明了另一個年長的團體也到來了。

推開門的是穿著一身純黑色西裝的rap line,先走進來的是長相極為狂野、也充斥著歐美風格的女生,後頭的則是身材纖細、長相也十分秀美的金髮女生。

正垂著頭滑手機的星伊隨手把手機往屁股後頭的口袋插進去,對著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的容仙揚起了燦爛的笑,「容仙歐尼,妳好」

「……妳好,星伊」

對比容仙單方面對星伊的尷尬招呼,本以為怕生的輝人會比自己還要尷尬的容仙錯愕的看著她直接往星伊的懷裏頭撲去的激烈舉動,頓時怔愣的看傻了。

星伊只是淡定順手拍了拍輝人的腦袋,便轉手把人丟給了身後等著的真正的實朋line,便走到了容仙的面前蹲下,「歐尼,看到我不開心嗎?我看到歐尼可是很開心」

嘆了一口氣,容仙收起了表情,對著星伊勉強的彎了彎嘴角,「我也很高興看見妳,星伊」

皺了皺眉頭,容仙望著那邊已經鬧開、整個待機室充滿的是她們的笑聲,「……我不知道輝人和妳的團員有認識」

「實際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所以不需要露出那種表情,她們是中學的朋友了」星伊柔和的看著容仙還有些放不開的表情,點了點她的鼻頭,「DingDong,說妳好」

「妳、妳好?」容仙被星伊的舉動惹得措手不及、只得傻愣愣的跟著對方的話題帶著跑,星伊伸長手臂、包攬住容仙的肩膀,悄聲的附在她的耳畔說,「別露出那種表情,小輝人會擔心的」

在容仙被星伊的話題帶跑時,容仙看到了即便在玩鬧也是一直關注著這邊的輝人,那抹擔憂神色並沒有逃過容仙的眼底。

星伊的敏銳讓容仙對著星伊露出了感激的笑,當她要準備對她說出謝謝時,卻被星伊用食指壓住了唇瓣,藏在眼底的那抹嚴色卻有著無奈的寵溺,「我說過了,不需要說謝謝」

認真的神情、有著極度的帥氣嚴肅,容仙盯著許久、便柔和的彎了唇角,微微頷首,她記得她說過,她喜歡看自己笑的樣子。

只是這種高興並沒有持續多久,容仙其實對於長年未見的輝人和華莎的黏膩面前有著極度的不自在,星伊抬手看了下手錶,狀似不經意的提問著,「要不要一起去上個廁所?等等要上台的錄製可能需要花費不少時間」

「好啊,那我們一起去吧」容仙趕忙的點頭答應,拉下腿上蓋的毯子露出的白皙肌膚時,讓星伊則是先脫下了自己身上的長版的復古西裝外套、披蓋在容仙的肩膀上,「穿上吧,這裡冷氣冷」

這分明就是為了顧及自己而體貼的讓給自己穿,容仙眨了眨眼,更加扯緊了外套,對著星伊露出笑。

被那抹燦爛的笑惹得有些臉紅心跳的星伊乾咳一聲,率先的走到前頭替她拉開門,在退離房間時,對著那兩個人眨了眨眼,便含笑著出去了。

「……如果妳家歐尼知道妳賣了她怎麼辦?」

「不是有星兒歐尼在那裡嗎?」

輝人倒是看得很開,笑瞇瞇的說著。

 

 

斜倚在外頭等待的星伊見進入洗手間的人數也越來越多了,也不想多讓後輩打招呼,便轉進了一個洗手間的轉角處。

默默的聽著廁所裏頭逐漸高昂起來、對Angel這個年紀偏大卻排在中間的序位而揚起的過分評論聲。

那是年紀偏小、但卻是當紅的大勢女團,Angel和Rap都是以風格獨立的創作歌曲獨立站在歌唱界,只是那群小女生則是由大公司捧起的偶像團體,單單就突破性而言,她們事實上是比不過Angel和Rap。

只是那逐漸高昂的聲音只是讓星伊平時總是平板起來的面容有著隱忍的輕蹙,星伊並不是為了自己生氣,而是為了在裡頭忍受這種愚蠢言論的容仙感覺到心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 的頭像
Lin

Jlin的部落格

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